河北福彩网

                                                                  来源:河北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6-01 12:51:13

                                                                  31日,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在CNN节目中表示,“毫无疑问,当你让成百上千的人聚集在一起,而我们的街上到处都是这种病毒的时候……这不健康。”霍根还称,“从现在起两周时间里,我们将看到这是否会在美国引起新一轮疫情高峰。”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9日举行记者会时称,中国政府的无能导致全世界受苦受难。他说,为何中国不让武汉感染者到中国其他地区去,却容许他们自由地在包括欧美在内的世界各地旅行。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39岁的风险投资家卡诺(Rosa Jimenez Cano)这两天在佛罗里达州参加了一场示威活动后,感到后悔了。报道称,卡诺在事后才意识到,参抗议活动是有风险的,不仅是因为通常的原因,而且“这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火药桶”。

                                                                  事实是最好的回答。中方于1月23日关闭了离汉通道,1月24日至4月8日武汉无商业航班,亦无列车离汉。这既包括了从武汉到中国其他城市,当然也包括了从武汉到其他国家。美国三大航空公司1月31日即宣布停飞中美之间直航航班,美国政府2月2日全面禁止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到访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不知何来让感染者“自由旅行”一说?

                                                                  因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德雷克·乔文“膝盖锁喉”致死,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抗议活动持续进行,30日已是第5天。此外,这股抗议浪潮正向全美延烧,纽约、洛杉矶、休斯顿等至少30座美国城市也爆发大规模示威,场面混乱如同“战场”。包括亚特兰大、旧金山、迈阿密、丹佛等16州至少25城目前已宣布宵禁,而明尼苏达州、佐治亚州、肯塔基州、威斯康星州、科罗拉多州等州已准备启动国民警卫队协助平息骚乱。【环球网报道】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 “膝盖锁喉”致死事件后,全美爆发抗议活动,截至31日已有6天。31日,终于有美国人开始担心抗议活动“不安全”:不仅仅是暴力问题,还有尚未结束的新冠肺炎大流行。

                                                                  卡诺表示,她担心自己30日晚上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参加的抗议是“不负责任的”,她当时也挤在了人群中,事后决定自我隔离14天。

                                                                  答: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是对中国人民为防控疫情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的极不尊重。

                                                                  对于鲍泽的担心,美联社称,即使抗议者戴着口罩也无法保证一定能避免病毒传染。报道称,美国疾控中心曾表示,布口罩可以防止病毒感染者传播病毒,但口罩并不是为了保护佩戴者免受感染而设计的。报道还称,有卫生专家担心,一些潜在的病毒携带者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把病毒传染给其他参加抗议活动的示威者——在抗议活动中人挨着人,许多人都不戴口罩,还有人高喊口号、唱歌或大喊大叫。卫生专家表示,当人们咳嗽、打喷嚏、大声唱歌或说话时,病毒都有可能通过空气中的飞沫进行传播。

                                                                  美联社31日报道称,包括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市长缪里尔·鲍泽、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及美国风险投资家卡诺在内,多人都开始对抗议活动可能引起新一轮疫情高峰表示担心。

                                                                  他补充说:“过去的几天已经显示出,我们是一个对不公平感到愤怒的国家。每个有良知的人都可以理解这个国家有色人种经历的精神创伤的程度,从日常的侮辱到极端的暴力,比如乔治·弗洛伊德被可怕地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