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多多彩票

                                                                              来源:彩多多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8 16:02:24

                                                                              这就没救了。其他的社会并不会如此浑浑噩噩,只有长期以来用娱乐至死代替郑重其事、用伪造的真相代替真实世界、用虚假的信息自由代替专业知识的社会,才会如此,而不幸的是,美国社会正是这样一个社会。

                                                                              或者说整个西方社会都是如此。正如美国左翼作家、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说的:

                                                                              这归根结底就是欺世成性的恶果,一百多年里美国说了多少谎话、抢了多少钱财、杀了多少平民,自己应该是有一本账的;而美国今天的一流强国地位在多大程度上是靠撒谎、盗窃、杀人来支撑的,也应该是有一本账的。既然这些手段同时失去作用之时也就是美国强国泡沫破裂之日,那么美国人也就不必对新冠疫情一举击败美国感到不可理解了。

                                                                              随着疫情在美国的全面暴发,美国才开始逐渐领悟:这个病毒几乎是一种“一物降一物”式的天敌,原来美国那个想当然的“世界最强”主要是相对于人类社会等级体系而言的,一百多年来的特权和优越主要是靠军事上打击人类中的敌人、金融上掠夺人类的经济、舆论上欺骗人类的视听建立起来的,就是人们常说的美军、美元、美媒三大支柱。

                                                                              反智主义的脉络一直是一条恒定的线,蜿蜒在我们的政治和文化生活中,并被这样一种错误观念所滋养——所谓民主就意味着“我的无知和你的知识一样好”。[8]

                                                                              但事情完全不是这样。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美国不仅未见上述各方面的升级,反而只见到朝野上下胡言乱语、无事生非,只见到与中国的正面冲突步步升级。

                                                                              但是突然,COVID-19这个百年不遇的新型病毒从天而降,而且是作为一个“非人类”的敌人大举入侵了美国。

                                                                              美国是新世界的征服者建立起来的,在其历史的起点上即混合着罪恶和对罪恶的重新说明。这是一种集体的原罪心理,而这种原罪心理也决定了美国社会永远不可能对自己进行真正的反思自省,因为反思到底就会碰到最深的罪恶,根本无法正视。

                                                                              [14]https://www.guancha.cn/LuoSiYi/2020_08_05_560119.shtml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当你仔细地审视时,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不是虚假的感情,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11]